沧海好盐

杂食。刀片爱好。

魔法小婷,我滴爱。

婷鞠《低语》

直男黄在线求复合。()

末尾一点点点点肉渣。

今天也在手工造糖呢。
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Awin14Xa5WYDLYtD/ 


【撸黄】伴侣

*略ooc慎入


“曾艳芬,你睫毛上是什么东西?”

黄婷婷一手揽住她的后颈,稍稍用力将人往自己跟前揽了揽。

曾艳芬还在编辑着自己的微博,忽然被叫唤着揽过去,声音又是那么的耳熟温柔,不禁抬头正视着比自己高出一点的黄婷婷。

这直男开窍了?

曾艳芬后背冒了点冷汗,仔细琢磨着她的神情。

这么正直的表情,不像啊。

曾艳芬这下真的苦恼了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只好怯怯的抱着手机双脚随着她的力度的增加而缓缓前进。

“曾艳芬,为什么你的睫毛上会有亮晶晶的东西啊?”

随着第二次的问句出口,两个人的脸将要贴到一起,鼻尖只隔着一丝距离,温热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,显得亲密而暧昧。

她可以闻到她身上与气质相符的温软清新的香味,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红了半张脸,手指无措的扣着手机壳。

这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婷婷吗!这个时候怎么怂了!?

曾艳芬内心乱成了一团,直男倒是没多想什么,伸出手想要抹去她睫毛上的碎物。

曾艳芬看着伸向她的手,骨节分明,好看修长的食指微曲着靠近。而不知为什么,曾艳芬的身子却向后缩了缩,偏头躲开了黄婷婷直视的目光。

黄婷婷丝毫没注意到面前人的细微举动,食指触碰到睫毛的一刻,人下意识眯了眯眼,睫毛像小刷子一样扫过指骨,一丝酥麻的电流通过黄婷婷的手,不禁红了耳根,快速的清理掉睫毛上的东西赶紧便向起身向后退了一步,轻咳一声想要避开刚才一刹那的尴尬。

曾艳芬也向后挪了挪,将手机贴在自己脸上试图降温。

半晌,卧室里依旧是一片寂静。

“没事的话…我就先回去了……”

黄婷婷开口,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本意是受了曾艳芬的请求来到她的宿舍帮她打扫卫生的。毕竟各处都积了灰,即使开窗通风,房间里依旧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奇妙味道。张叉叉和曾艳芬都不是爱打扫的人,所以趁着张雨鑫出了门,才邀请黄婷婷来帮她大扫除。终于做完了,两人都累的不行,坐在一张床上瞎唠嗑着。

可谁知道最后,黄婷婷倒变成了闯入别人家的采花大盗。

果然是个直男

曾艳芬在心里默念着。抬起头,眼中含着不被察觉的痛楚,带着奇怪的口音开口,

“婷婷如果累了就回去休息吧?”

双眸笑出了一条弧,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丝难过。

没关系,婷婷不喜欢的事情,我就不会做的。

芬芬不可以让芳芳难过,不是吗?

那就永远当你的灵魂伴侣吧。

闻言,黄婷婷也愣住了。她也是个演员,虽然不是那么专业,但是又怎么看不出来听不出来她眼里话里的悲伤。

她沉稳隐忍,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。她知道,有些规则是不能逾越的,她只能一味的遵循。

但是这次她不想再错过。

不想错过她。



“何晓玉今天不在宿舍。”



第一次表露感情,是以这样奇怪的形式。

房间里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。

曾艳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作答,她努力的分辨黄婷婷言语中的意思,双眼无助而坚定的望向她,似乎渴求一个最终的答案。

黄婷婷感受到了人的目光,同样看过去。两对灼热的视线交汇在一起。黄婷婷的心跳不断的加速,深吸了一口气,语气温柔又坚定。


“我不要你做我的灵魂伴侣。”





“我要你做我的伴侣。”




—— End.